她是山上豆漿攤子老闆的女兒,就在我家那條小路上去的轉角。之前那個某某某每天清晨上山騎車,還會去找她搭訕,也認得的。


電視新聞播報著飲食衛生的問題,我和她正在小吃店吃飯。我的記性一向不好,有時一些重要的事情也不是很能肯定,隱隱約約覺得我們已經結婚了。看她手上沒戴婚戒,我手上也沒有,這種事大概只有我這種窮小子作的出來吧。現在經濟狀況也好了,怎麼可以這樣呢。我試探的問她,我們去買個戒指好嗎?她笑了笑,不急啦,我還記得你那時拿拉環給我戴呢!我說,那要什麼時候咧?她說,等明年生活穩定一點再說啦。

意識到是在作夢,就醒了。

在 “” 有 2 則留言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