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本夢

跟老爸來到機場附近,好像要去找他朋友混個一下午然後才去接我娘的樣子。我跟老爸說我想去買個沾水筆用的墨水(不是要給鋼筆用,是要拿來幹麻我忘了),老爸說他在日本有個朋友專作這個的,不如我們就去日本跟他拿吧!不要出機場再坐回來就好,這樣不用機票錢。我說可以這樣喔?(真不像我爸會作的事)…..既然這麼方便,而且我們閒著也是閒著,那就去日本吧!


我突然想起墨水我高中的時候就買過啦,不過這次要搞的東西不一樣,也不知合不合用,而且都過那麼久了,我也不記得丟那去啦,還是去問問專家比較好。

邊走進機場,我問老爸說怎麼他有個日本朋友這麼麻吉我都不知道,老爸說是個女的,老朋友了,年輕的時候常會找他去拍戲什麼的,我說:「哦~~~~~~~拍戲耶,那不就跟小丙一樣」。

到了機場二樓,看到走在前面的兩個女生很眼熟,可是又想不起來是在那見過。後來兩個女生停了下來,旁邊有一大群人,原來是蕃薯們的聚會,離我最近的兩個人是Tim和小彬,我說你們你們你們,要去那啊?Tim說什麼你們我們的,我說我不知道大家要來這啦,我是剛好路過而已(路過去日本…),大家要去那啊?

搭著很長很長的電扶梯,大家往下移動,說是要去香港有名的餐廳xx宮吃東西,我說唉呀我怎麼都不知道,然後大家就邊坐電扶梯邊鬧來鬧去,小任站在我前面還被擠下了一格,要去香港大家都在學香港腔搞笑。

長長的電梯結束,大家有點搞不太清楚方向,我跟老爸看了一眼外面的飛機,找到該往那個方向走,就醒了。

在 “日本夢” 有 4 則留言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