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本夢

跟老爸來到機場附近,好像要去找他朋友混個一下午然後才去接我娘的樣子。我跟老爸說我想去買個沾水筆用的墨水(不是要給鋼筆用,是要拿來幹麻我忘了),老爸說他在日本有個朋友專作這個的,不如我們就去日本跟他拿吧!不要出機場再坐回來就好,這樣不用機票錢。我說可以這樣喔?(真不像我爸會作的事)…..既然這麼方便,而且我們閒著也是閒著,那就去日本吧!

(繼續閱讀…)

繼續閱讀

恐佈夢

昨晚的夢又多又亂,不太清晰,只記得是一個單一事件引發了一整夜的災難。
那個單一事件好像是個數學公式還是什麼之類的,不清楚,反正世界因為這件事件的改變造成了一連串不好的反應,每個獨立的夢都和這事件有關。

不過我全不記得那些夢在幹麻了。
唯一記得清楚的是最後一個和事件無關的夢:

———- 警告!未滿十八歲請勿進入 ———-

(繼續閱讀…)

繼續閱讀

撞車夢

大概是跟Halo約了要去看電影的關係,就夢到開車載著Halo,經過我家外面的小橋左轉上坡準備進市區。

才剛轉過去就看到一台TOYOTA,逆向下坡衝了過來。明明有自己的車道,幹麻亂開啊?我一點也不想讓他,就保持原本路線繼續直走,一直到快撞上了,才看到那個開車的女人一臉驚恐「啊~~~~~~」尖叫的用力踩下剎車。

(繼續閱讀…)

繼續閱讀

沒有名字

怪怪的夢…

夢到報名參加了一個活動,好像是什麼演講之類的。到達了會場大樓,樓下的警衛不太爽的說:「都已經開始了才來!」,我看了一下錶…還好吧?還有幾分鐘啊..幹麻那麼兇。進了電梯,回頭警衛又說:「就不要回來了啊!」…咦咦咦?這是什麼意思?

到了二樓電梯門一開,會場有左右兩個入口。門口的人說:「你贊成教主沒有名字的話就往左邊進,不然的話就從右邊進」。我想真是糟糕,好像不小心來到了奇怪的活動了。「呃….我想上廁所…」「沒有!你從右邊進吧」。兩個不同入口進去是同一個地方,只是裏面的人分成兩邊坐,佈置也不一樣。右邊像是正常的表演舞台,左邊佈置的有點像….靈堂。所以”沒有名字”的意思就是”不要回來”囉?

跟右邊的人聊起天來,聊到後來想說聊那麼久了也沒請教對方貴姓大名,結果那人比了一個「噓」的手勢,後面糾查人員經過之後,他說:「這裏都沒有名字」。

繼續閱讀

夢到鬼

晚上有點兒睡不著,還好看了看書之後一下就入眠…。

夢到買了新房子,就一般大樓那種。在一個鳥不生蛋的地方,因為小丙這笨蛋完全沒考慮到交通的問題。去的時候房子還在建,到處都是施工的機具,大部份牆壁也灰灰的還沒上磁磚,不過奇怪的是我跟小丙已經要搬進去住了。

搬家搬到一半天黑了,就在那邊隨便住個一晚。然後就發現那邊有好多鬼,整間大樓到處都是,兄弟兩人就跑上頂樓避一下,然後看看四周,乖乖不得了,這地區根本被鬼包圍了嘛!看對面一棟三、四層樓的房子,陽台上有張桌子,仔細一看上面有三顆人頭在那轉啊轉的,原來是幾個斷頭鬼,感覺是故意想要嚇唬嚇唬我們。

蠻累的夢…不過後來那房子還是給他住下來了。

繼續閱讀

沒睡好

這幾天不知是不是因為咖啡喝多點了,連續三個晚上都睡的不安穩,一直作夢。
大前天夢了啥?沒特別去記想不起來了 <– 想起來了…夢到拿我的NB去修…XD
前天是夢了個靈異片,還夢到嚇醒咧,上次作夢嚇醒是幾百年前的事啦?
昨天呢,具體是夢什麼忘了,剛洗澡的時候才突然想到夢裏面的幾個場景,大概知道是個科幻片吧….

半夜老跑去拍片還真是蠻累的啊!

繼續閱讀

能睡就是福

最近我不知那根筋不對了…一直睡一直睡…

以前沒到三更半夜一定睡不著
現在可以九點半上床一覺到天亮
感覺好像要把以前沒睡夠的份一次睡回來似的

不過睡覺還真爽啊!

繼續閱讀

其實我不是機器人

在外婆家早上醒來,睡眼惺忪搖搖晃晃的走到廚房前,剛好遇到正在忙著家事的表妹。

「天啊!」她驚訝的說。「你的眼睛怎麼那麼無神?以前不是這樣的啊!」

我想想….今天起床是覺得有點怪怪的,好像天色特別的暗,怎麼回事?

「啊!」她又說。「我忘了。」
她打開廚房旁廁所的門,伸手打開裏面其中一個電燈開關。
對著廁所前的鏡子,我看見我原本黑濛濛的眼珠出現了正常應該有的反光,從廚房窗戶外面透進來的光看起來也慢慢變亮了。
「這樣就對了~」她滿意的笑了笑。
「呃….」我好像隱約明白了什麼事情……。

「你不是知道的嗎?」 她解釋著說。

(繼續閱讀…)

繼續閱讀